A-A+

打坐長壽不是迷信——潘道根的見證

2016年05月06日 打坐方法 暫無評論

打坐長壽不是迷信

從小,我的身體就不好。精神不能集中、體力不能持久之外,稍微勞動一下便氣喘如牛、心跳加快;頭痛更是我半生以來的最大敵人,它整整困擾了我四十多年,這些都是深感痛苦的大毛病,至於像感冒一類的小玩意兒,那就更不用提了,一年四季,幾乎無一天不在咳嗽、流鼻涕的日子中度過。自我懂事以柬,床頭櫃裹便經常擺著各色各樣的瓶瓶罐罐,徙小便吃盡了甜酸苦辣各種藥材,我時常笑自己說,如果人生有百味的話,我大概已經嘗過其中的五分之四了。這種滋味說起來輕鬆,身曆其中是相當痛苦的。

試過各種方法都無效

到了四十崴,我的心裏開始惶恐起來,因為在我的家族裹,很多人一過了這個年紀不久,就逐漸歸西了。四十歲正當壯年,事業還有待發展,妻兒還有待撫育,美好的世界還有待我去欣賞、參輿,如果我也步上先人的後塵,在這個時候物化,未免令人不甘心。所以,從四十歲起,我就積極的尋找可以使我身體健康的方法。

首先,人家告訴我說,身體虛弱是因為缺少運動的關係。因此,我就購置了多種運動器材,例如啞鈴、腳踏車等等,每天早晚勤煉,幾個月下來,元氣好像增加了,可是身體的無力感依舊,感冒依舊,仍然離不開藥罐子。

後來,人家又說,經過實驗證明,清早起床後,空腹喝三大杯冷水,有健胃整腸的功效。我也照喝不誤,結果胃腸不見得強健起來,倒是剛開始連拉了幾天的肚子,建議的人還說是出清存貨的好現象哩。

不久,我聽一位長輩的話,去學太極拳,結果發現也沒有什麽效果。

有一天,我因公到高雄出差,順便到天師壇去拜訪一位多年不見的親戚。我進去時,他正在教人家打坐,禪床上,人人一本正經地趺坐著,看來甚是有趣。我好奇地問他們為什麽會來學打坐,他們都說有許多人打坐過一陣子以後,身體都變得比以前健康,許多疑難雜症也都不藥而瘉了。我聽了之後頗為心動,竊想,自幼身體不好,藥罐子不離身,如果能夠經由這個簡單的方法使身體硬朗起來,豈不是一大快事?可是,我是一個學科學的人,對於這種沒有學理根據的方法不禁有點懷疑。這時,朋友說,就試試也無妨,反正盤腿坐著,封身體也沒有什麽壞處。

初學打坐真辛苦

於是我也學他們把腿盤起來坐在禪床上。第一天,坐了一個小時。這種盤腿靜坐,寂靜不動的方法實在是一種苦差事,二腿又麻又痛不說,心浮氣燥、耐不住性子更是難過。一個小時下來,沒有什麽特刖的感覺。

第二天依舊趺坐一個小時,也沒有特殊的感覺,心仍然靜不下來。我那親戚就建議說,不如焚三支清香,把自己的心事托給天師,並求他助你一臂之力。我想,求天師、托心事適種念頭雖有點無稽,但是讓心靈有個寄託,也許會使心頭平靜一點。所以也就照做了。

這一天,我坐了一個小時,剛開始時沒有什麼感覺,只覺得心緒比以前清明,比較能夠心無雜念而已。就這樣坐了約莫五分鐘之久,突然覺得丹田之處有一股熱氣,緩緩地升起,經過胃、胸直達腦中心,那種感覺非常奇妙,言語、文字也很難形容,刹那間,我感覺到呋坐時腳的麻痹感消失了,人也好像變輕鬆多了,這種飄飄然的感覺差不多維持了十分鐘之久。

從些之後的二個多月裏,我每天早上五點鐘就起床,打坐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一般的情形是在十五分鐘以後進入情況(也就是說感覺得到熱氣從丹田升起),等熱氣通過腦中心之後不久,就休息準備上班。差不多三個月的摸索練習,雖然沒有什麼明顯的進度,但是我覺得頭痛減輕了,心臟無力的感覺也沒有以前那麼嚴重了。這是打坐的功效嗎?還是心理作用?我努力思索了幾天,覺得打坐之中必然有大學問。於是我乃經人介紹,拜中國社會行為研究社的創始人劉培中先生為師,經由他的指點,我才逐漸窺到了打坐的堂奧。

會補也要氣補

打坐,或者說是坐禪,本是道家的長生之道之一。其秘訣便在於由動入靜,從靜中體會天地的靈氣,從而達到天人合一的忘我之境。

道家常說:生死離不開天地。人的形體為有形,生命則為無形,有形的東西可以靠食補、鍛煉等方法來維持,無形的東西就要藉著大自然的力量來充實了。

一般人總是認為食補容易,所謂吃心補心,吃肝補肝,其實這種觀念未必正確。就沉潛於打坐候選的人來說,葷腥的東西毒素多,使身體的氣變得濁重,比較不容易感受到氣在體內的運行,也較不容易體現打坐的好處。所以佛家、道家鼓勵人們吃素,素菜的氣輕,運行起來比較暢快。

就無形的力量而言,我們從生命的三元素談起。所謂生命的三元素,就是精、氣神。打坐的目的便在於養精、蓄氣、增元神,也就是說在補充這三種元素。它的道理聽起來有點玄,其實很簡單。用現代的話說,人的體內原本有電離子存在,整個人體就仿如是一具大的電瓶,平時,人們由於四處奔忙,勞心勞力,只有把電越耗越少,很少有增加、補充的機會,以致至了後來,必須在靜寂中才能夠充電,睡眠是一種充電的方法。但是光靠睡眠是不夠的,何況許多人白天思緒過於繁雜,即使進入了夢鄉,腦子裏依然不得休息,甚至惡夢連夜,拳打腳踢,片刻也不得安寧。這樣只有在迷夢中徒耗電力而已,更不要談到補充了。打坐就不同,基本上,那是一種觀想的工夫,是在意志力的幫助下,安靜篤定,在靜中與大自然交通,使身體內的電與大自然的電子相交融,藉以打通身體各部分的電路,並獲得充分的補充。電力強了,新陳代謝更正常起來,抵抗力便增加,身體自然就更強壯了。

不信的人請試試

有人說,打坐強身是一種迷信,因為沒有科學的根據,而且許多人坐了許久,也不見得有什麼反應。其實,打坐除了要有一點點慧根之外,最重要的是恒心和毅力。當然,最好有明師指點,否則猛修瞎練,往往徒費精神。至於打坐的效果,那是不容懷疑的,我的許多朋友中,有的因為每天固定時間打坐而治好了眼疾,有的打坐過一陣子之後,煙癮、牌癮都戒掉了。連像我這種一天一包煙,從十七歲抽到四十二歲的癮君子,都從此十五年不沾香煙便可見一斑了。

打坐秘法

靜坐要訣

自然、不刻意,沉靜而老老實實地守住方法。初學者要專心忍痛,入定樂時忍樂,不可遇痛逃避。不可有氣機感應,發現異相時而執相。只要意念不起,妄念幻相不生,守一執中,即忘我便自然。

靜坐現象

靜坐方法,由專心而定心,如淨土宗念佛唱頌,先專一而後入定。初學靜坐,心念專一時,會有氣機發動現象,或有熱流自尾椎上升,或至頸項,或臍下丹田之氣如潑水沸騰,此是意導氣之自然現象,又或頭腦有劈叭通氣之聲,於鼻根、眉心亦有此聲,此是好現象,氣已任運,普澤滋潤,而口舌生津如泉湧,也是靜坐稍得力之好現象。若心念由專而自然入定,會自手尖開始至全身有清涼之感,呼吸亦愈微細,如嬰兒之輕安,或再有突然斷念,心中如如不動,步履極輕,心思極靜,了了分明,見外一景一物、一花一草分外明麗。心平氣和,縱有人吐沫於我,亦不動怪,反有悲情,此是定心之現象。而元氣亦如水之流過坑漥,需補填平,對身體有異常之功。

若有任何隱疾或不適之處,靜坐時會發現該處氣不勻、不順或微痛現象,此可自我檢察,亦可經由氣之貫通而有複健之功效。如眼乾澀,靜坐時因為氣充沛,能潤。又身體疲勞,靜坐能幫助恢復;靜坐後睡眠亦極香甜無夢,晨起亦不舍賴床,自然醒來,無任何不快。

另外,若心有妄念,或身心有所感應,最容易犯之錯誤,是在不知不覺中,把注意力集中在感覺上面,愈來愈強,於是全部心力刻意強求。這樣會攪亂氣機,構成幻相、聯想,如見佛,或遠方親人,或透牆而見,或有心魂出竅,或有預知現象,這些往往都是在靜坐時,因為一念不集中恍惚而生,就像人的夢魘,都在將睡未睡之時必生一樣。這些魔即妄念,心生妄念之魔境,只要守住方法,幻相自會逐漸消失,不為困擾。

除了方法以外.所有一切異相皆是幻相,諸如有人見佛見鬼見新人或見自己在面前打坐,皆是潛意識之流露。尤其在人打坐、睡醒之間最易有幻相出現。

由於注意力遇於集中,或刻意強求,不自覺會呼吸急促,使神經過於緊張,肌肉收縮。有此現象時,謹記放下,自然兩句口決,自可使呼吸自然;而肌肉緊張,則注意肩胛肌肉放鬆即可。

另外,入定時,時間感覺會消失,心中有靜樂,若覺得該起坐時,手腳卻不能動,請勿恐慌,適時心中起一念“我要出去”,即可慢慢恢復,此現象偶爾有,然較少見。

靜坐初時腳關節很痛,如人生活憂悲煩惱之痛,皆感受之痛。打坐初盤腳之痛無異,如果感覺不能忍,則會導入心亂,故佛認為應正等正覺,即由覺痛而為覺受,是痛而為覺之歷程。打坐之忍痛,尤其慢慢之痛,最難捱,打坐之痛即慢慢之痛,如人生種種苦痛慢慢的來。忍痛時,最容易看出靜坐功力,能忍耐下來,工夫就不簡單;靜坐之得力與否,即見忍耐痛苦之程度如何,也就可以知道功效之大小。

初專心時,守住方法,能減輕痛苦,而專心入定心時,突然之間,痛完全消失,有無痛之樂,初忍痛,至此得以忍樂,不可執著此種特殊經驗,仍要放下貪喜心,自然任運,身心自然康泰。老子雲專氣致柔,此時身體極柔軟如嬰兒,初時雙盤腿很痛很難,此時簡易如小兒之屈伸,不痛而軟。而且心靜自然涼,有涼清之情,炎炎夏日之下,亦不燠熱,且步履輕快,心神平安,處處相應對機,以後無論打坐輿否,皆能常保此種靜樂。遇痛苦煩心之事,亦能不焦不燥,使心思甚明,處事極專。

靜坐的姿態

端正靜坐,不痛,初學怕痛而心思無法集中的人此坐可幫助心意集中。坐車或閒暇的短暫時刻,可用此坐。然封身醴的幫助不如盤坐之有效,只是側重調心而已。

此跪坐,封於無法盤腿之初學者,可以有調身調心之功。

但請注意,跪坐時,應使兩腳的大拇趾相疊方屬有效。

單盤靜坐,左腿在上或右腿在上皆可。初學靜坐多半無法雙盤,然雙盤最穩,單盤重心稍嫌不穩。盤坐之法為掌心向上,左手在右手上,大拇輕扣,自然放在腿上。肩胛肌肉放鬆,自然挺直(腰挺),不可緊張。請注意是腰挺,而非胸挺。而且腳跟切勿抵住腹部。

雙盤靜坐是人最穩的坐姿,穩則心神不放逸,有助收其放心。雙盤對初學者來說極痛,但這樣最可訓練忍力,只要心神專一而定,滋味最快,調身調心之功尤大。這種打坐法到最後,腳掌會似豬肝色的瘀血狀,但不打綮,腿放下時會醉麻,都沒關係,很快就可恢復。能雙盤一、兩小時者,定力可觀,下坐時必身心舒泰。

注:人稍屈腿打坐是健康坐,別擔心血路不通。

坐姿要領

一切自然,不可緊張、僵硬。

一、頭端正,下顎微收,輕輕靠住頸部左右兩大動脈,可防高血壓,亦可減少妄念。

二、舌抵上門牙中之齒齦。

三、兩眼自然下垂,不要全閉。眼光自然放在膝前三十公分左右(即四十五度角),不需定睛看。一般人打坐往往怕外界影響,以為眼睛一閉就可。殊不知兩眼半歛,所見初或有幹擾,然空間有限,久之便視若無睹,有助收心。兩眼一閉,空間無限,妄念更多。

四、肩胛肌肉放鬏。

五、自然挺胸,不可彎腰駝背。

注意事項

一、坐時將褲帶、領帶等一切束縛身體之物件,一律鬆開,使身體鬆馳,完全休息。最好穿著鬆軟舒適寬敞之衣物。

二、打坐時務必用塊小毛巾蓋住膝蓋,以免招涼,膝蓋要好好保護。

注:若天熱時穿長褲,亦可不蓋毛巾,儘量避免膝蓋直接碰風。

三、打坐時,若盤腿,屁股下宜墊塊小枕頭,使稍微前傾重心較穩,以免重心不穩而後仰。

四、空氣流通,光腺不要太強,以免散亂;也不要太暗,以免打昏沉、想睡覺。不要有人打擾,以免心神不寧。

五、吃飽後不可打坐。若覺昏昏欲睡,可睡足再坐。打坐之得力,如作陶器拉土胚之老師父運之於息,不可不經心,昏昏欲睡;亦不可刻意,否則使土胚變形。此即打坐之難,亦打坐之力,匠心獨運、鬼斧天成,最上品陶器因此而成,上乘靜坐,任運而生。否則徒然任病,譬如磨磚作鏡,徒勞而無功。打坐也如上玻璃山,如入無門之門,一點刻意貪求皆不可,只能唯無為而無所不為,守住方法,作死功夫,自然水到渠成,驀然之間,玻璃山已在身後,已入門內。有靜坐之得力,使得上力了。

六、打坐時得心如死灰,始用得上力。印光大師賞懸死字示人,因為心猿意馬,便難攀緣,唯有死心塌地才能了斷妄念;靜心之功,唯如耶穌死而後生,亦禪詩“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或“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此皆同於打坐境界。

七、初學打坐者,最好早上起床後,及晚上睡覺以前,各坐至少半個小時,以調伏身心,直到感覺口舌生津,呼吸勻細,身心輕安時,即表示坐得不錯。試加延長至一、兩小時,若有毅志如佛願“如大蛇盤身,若無所得,誓不起身”,定有勝境。然切記不可執境,如我人之不貪逐外境名利,但求一己心之所安,而有定境時一起貪求,無異執內境,與執外境,不過五十步而笑百步。故無所得而得,無所為而為,才是上乘。

八、下座時,可用兩手搓熱按摩面部及兩腳,使氣血活動,輕緩離坐,走動一下,初放腿時甚酸麻,先別理它,作好全身按摩活動,很快就會不麻。

打坐前暖身運動

靜坐姿勢坐好,然後——

一、頭的運動(腦海裡什麽都不想)

前後點三下,左右點三下,左右後三下,頭前後左右繞三圈。

二、兩手掌抵肚臍,深吸一口氣,徐徐吐出,身向前俯傾,至氣已盡,再慢慢吸氣,回復端正姿勢,如此來回三次,重在把氣順暢,使腦中空白,不可東想西想,此動作宜慢,不可勉強,仍以自然屬主。

運動完畢以後,正式打坐時則比較容易靜心,此時可以調整一下位置,使覺得舒適穩當。平常可坐在稍硬的床上或地板上,古人有蒲團,現在則可以用坐墊代替,只要不受涼即可。


熱門文章推薦

  • 打坐:涵養心性
  • 你为何冥想?你又准备好了吗?
  • 盤腿打坐益健康
  • 打坐冥想,讓心中盛開一朵光明之花
  • 打坐时出现障碍、总有念头捣乱怎么办?
  • 法師訪談話盤腿打坐
  • 打坐養腎法
  • 練習打坐,瑜伽冥想
  • 打坐安神
  • 木魚、念珠、打坐與腦內嗎啡
  • 標籤:

    給我留言

    Copyright © 打坐網 保留所有权利.

    聲明:本站內容及圖片部分來源於互聯網,出於個人興趣整理,如有版權問題,敬請E-mail至oneselfblog@gmail.com,我將會第一時間處理。

    用戶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