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打坐:涵養心性

2016年01月13日 打坐方法 暫無評論

打坐,又稱為靜坐,是學習靜心必須掌握的一項技能。打坐的目的有兩個:第一個是定,即放鬆、寂靜、專注三者合一所產生的一種境界;第二個是通過打坐達到內心的平靜祥和,然後再以這種心境去覺察內在及外在的一切現象。

打坐:涵養心性

通過學習,桑普體驗了天人合一的和諧,學會了放下的技巧,於是,他覺得自己已經掌握了靜心的秘訣,每次遇到什麼煩惱的時候都會利用所學來讓自己獲得片刻的寧靜。對於即將開始的這堂課,桑普已經不像之前那麼期待,他認為自己所掌握的靜心之法已經足夠使自己從煩惱中超脫出來,遠離痛苦。

所以,他連大師囑咐他回去之後要自己先練習一下打坐都忘得一乾二淨。直到大師的女助理打電話給他,通知他這堂課要開始了,他才猛然想起大師之前的吩咐,但是他已經沒有時間再去練習了,只好硬著頭皮帶著白卷來到了大師的課堂。

大師看到桑普一臉心虛的樣子,就猜到了七八分,但他並沒有說破,而是溫和地看著桑普,問他:“桑普,學習這麼長時間的靜心,你感覺如何?”

一聽到這個問題,桑普立即來了精神:  “實在是太好了!我的心態已經不像以前那麼煩躁,處理事情的時候也會比較理智。身邊的親人、朋友都說我脾氣變好了,人也充滿了愛心。”

桑普滔滔不絕地說著靜心帶給自己的變化和喜悅,大師一邊聽他說,一邊微笑著點頭。等他說完之後,大師問:  “其實,以你目前所掌握的來說,你只是剛剛進了靜心的大門,前面還有很多路要走。越往前走,你越會發現靜心的妙處,對你的身心影響越深刻。桑普,你還想繼續跟我走下去嗎?”

“當然,當然!”大師的話讓桑普既驚訝又羞愧。

大師笑著說:  “既然如此,就解開心中的繩索,放下一切,跟我學習打坐之法吧!”

說著,大師帶領桑普來到內室,那裡有兩張床,每張床上都放了一個圓形的坐墊。周圍的佈置簡單樸素,燈光十分柔和。走進這樣的環境,桑普瞬間就放鬆了下來。大師並沒有再和桑普說話,而是徑直選擇一張床坐下,雙腿盤起來,雙手疊放在雙腿中間,眼睛微閉。桑普學著大師的樣子在另一張床上也開始了打坐。

桑普剛剛閉上眼睛,就聽到牆上的時鐘“滴答滴答”地走過分分秒秒。不知道為什麼,這在平常極難聽到的聲音此刻卻異常的清晰,甚至有些躁動。桑普先是由這聲音想到了最近非常流行的一首歌就叫《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時針它不停在轉動;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小雨它拍打著水花……桑普甚至不由自主地在心中哼起了這首歌,但是哼了兩句就忘記了歌詞,只好作罷。

他偷偷地睜開眼睛,瞄了一眼不遠處的大師,他依舊巋然不動地坐在那裡,好像睡著了,又好像沒有睡著;好像知道什麼,又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一股欽佩之情在桑普心中油然升起,他深吸一口氣,再次閉上了眼睛。

可是那惱人的時鐘還是在不停地“滴答、滴答”。桑普的心在這一聲聲的“滴答”中漸漸變得煩躁,他能清楚地感覺到時間的流逝,那麼清晰,那麼深刻,好像從他肌膚上刮過的陣陣微風,又好像踏在他心坎上的一個個腳印。他開始想:桑普,你在幹什麼?這樣大好的時光,你應該去奮鬥,去工作,去約會,去閱讀,哪怕是去閒聊,也比這樣幹坐著要有意義得多!

想到這裡,桑普“騰”地站了起來!一轉身,他看到安靜祥和地坐在那裡的大師,才猛然想起自己正在學習打坐,只得再次無奈地坐下。但是,無論桑普如何努力,都沒辦法讓自己安靜地坐在那裡,他實在想不明白大師是如何做到的。

半小時打坐的時間終於結束了,桑普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然後起身下床,等待著大師。只見大師緩緩地睜開眼睛,慢慢地舒展四肢,輕輕地站起來,下床。然後,微微地活動了幾下。做完這一切,他才沖著一臉納悶課程篇第四課打坐:涵養心性的桑普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跟著自己走。

大師帶著桑普來到上課的地方,這才開口問道:  “怎麼樣?對於打坐有什麼感想?”

“實在是不容易。大師,為什麼我學了那麼長時間的靜心,連靜坐5分鐘都做不到呢?”桑普說出了心中的困惑。

“這正是我接下來要和你講的內容,也就是無為靜心的方法。”大師回答道。

“無為靜心?”桑普一邊重複著大師的話,一邊想這是一種什麼靜心的技巧,一定要掌握它!

老子的無為學說

“桑普,你讀過老子的《道德經》嗎?”大師突然問道。

“沒有系統地讀過,不過多少瞭解一些。前面您講天人合一的時候不是也提到過,像‘道可道,非常道’之類的。”桑普說。

“呵呵,今天我們要講的是《道德經》中最重要的一個概念,就是‘無為’。現在有很多人都把老子的‘無為’學說看成是一種消極的思想,認為‘無為’的意思就是無所作為。其實,老子所說的‘無為’指的並不是行為上的無所作為,而是指思想上把一切都放下。所有的心念所動都是‘為’,所以說,所謂‘無為’就是修心。《道德經》第四十八篇中有這樣一句話:  ‘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意思就是說,要增加知識就要不斷地學習,要提高修行則要不斷地減少妄想,妄想越來越少,最終就能達到無為的境界了。”大師說。

無為就是靜心

“那‘無為’和打坐,和靜心又有什麼關係呢?”桑普問道。

“問得好!其實,靜心的本質就是‘無為’,就是被動。任何主動、有為都是靜心的障礙。對於打坐來說,更是如此。打坐的關鍵是放鬆,如果你坐在那裡不停地對自己說‘要放鬆’,那麼你就不可能真的做到放鬆,因為你動了‘放鬆’的念頭。內心的騷動仍然存在,甚至還增添了一種新的緊張情緒——要求放鬆。當你嘗試放鬆的時候反而可能最緊張。所以,打坐的時候首先要保持‘無為’,你只是坐在那裡,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做,任由身邊的一切發生,任由頭腦中的想法不停地變幻。這個時候,你才是真正放鬆的,靜心的。”大師說。

“您的意思是不是就是指我們剛開始學習靜心的時候提到的不要刻意去靜心,要順其自然?”桑普想起了大師之前的教導。

“是的。桑普,你已經學會融會貫通了,非常好!”大師誇讚道。

桑普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笑了起來。

心念不動,減少妄念

“大師,您說的這些雖然我都明白,但是要真正做到就不那麼容易了。先不說別的,就說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什麼都不想怎麼可能呢?”桑普有些無奈地說。

大師聽後卻笑了起來:  “哈哈!要是那麼容易就能做到,打坐還會有那麼多妙處嗎?打坐最難的就是‘定’,儒家學說中曾經提到‘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只有‘止’住雜念的出現,才能‘定’住,不被內在和外在的一切所幹擾。只有‘定’住,才能獲得內心的寧靜。沒有‘定’,也就沒有靜。而對於初學打坐的人來說,很難做到‘定’。因為他會受到許多幹擾,其中最大的幹擾就是來自他自己的大腦。”

“自己的大腦?”桑普顯然有些困惑。

“是啊!很多學員都曾跟我提到,剛剛開始打坐的時候,他們常常會感到困倦,有時還會做夢,更多的時候是有許許多多不同的意念、想法充斥在頭腦中,揮之不去。”大師解釋說。

“嗯,我打坐的時候也曾遇到這些問題。”桑普對大師的話感同身受。

“其實,你完全不必為此擔憂。這些都是正常的現象。只要你繼續堅持,總有一天你不會再感覺困倦,也沒有了夢境與幻覺,沒有了意念。你就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裡,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想,一切都是那麼的寧靜、祥和,那麼你就走進了自己真實的內在。”大師說。

“您說的這些真讓人嚮往,但是我總覺得遙不可及。”桑普有些喪氣地說道。71

“桑普,靜心是一個過程,不是目的。只要掌握正確的方法,勤加練習,就一定能夠達到我所說的那種境界。”大師溫和地說。

聽了大師的話,桑普滿懷信心地點了點頭,說:  “您快點告訴我有什麼好方法吧!”

大師依然不疾不徐地說道:  “初學打坐有兩個要訣必須掌握,一個是放鬆,另一個就是專。”

放鬆身心

“桑普,你在打坐的時候,做到全身心放鬆了嗎?”大師溫和地問道。

“我很放鬆啊,並沒有刻意去做什麼。”桑普肯定地說。

大師笑了笑說:  “那還遠遠不夠。對於初學者來說,有時候反而要為打坐創造一些條件,以便自己更好更快地進入狀態。”

“那我應該怎麼做呢?”

大師繼續說道:  “打坐的時候身心一定要完全放鬆,所以最好穿較為寬鬆的衣褲,腰帶也不能紮得太緊,身上儘量不要戴項鍊、手錶、手鏈、眼鏡等飾品,要讓身體完全沒有壓力和負擔。做好這些準備之後,就選擇一個較為舒適的打坐姿勢坐好,然後開始把身體放鬆。你要在心裡依序告訴自己:頭部、眼球、臉部肌肉、頸部、肩部、雙臂、後背、腰部、小腹、腿部等一一放鬆,把全身的重心都放在臀部,氣沉丹田。在這個過程中,你要注意,身體的任何部位甚至是皮膚都要完全放鬆下來,因為任何一點壓力都會產生緊張,而緊張會帶來雜念,成為打坐的阻礙。”

“等到身體完全放鬆之後,接著就要盡力去放鬆你的心。你可以把眼睛微微張開,眼球不要用力,依然保持放鬆的狀態,不要去想任何事,臉部放鬆略帶微笑,心裡要有歡愉感,之後便不要再注意自己的身體,開始注意自己的呼吸。”

“當然,打坐是非常無聊的事,很容易困倦或者胡思亂想,甚至雜念叢生。如果打坐的時候有困倦或者昏沉的情況出現,可以先把眼睛睜開,等精神稍微好點再微微閉上。”

桑普按照大師所講的方法,慢慢地放鬆了身心。

攝念專一

大師看著安靜坐在那裡的桑普,特意停頓了一下,才又接著說:“接下來要講的就是第二個要訣——專,也就是把所有的念頭都專注到一點上。目前,最常用的方法就是數呼吸。一般人在呼吸的時候,都是出息的時間較長,入息的時間較短。所以,我們在數呼吸的時候,只數時間較長的出息,而不管人息。”

桑普微閉著眼睛,開始嘗試數呼吸,但是他很快就呼吸急促,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大師進而繼續緩緩地引導他:“每一次氣息呼出的時候數一個數字,吸人的時候,保持不變,等到下一口氣呼出的時候,才數下一個數字。”

桑普遵照大師的指引,慢慢地數著呼氣的次數,果然比剛才好了很多。但是,因為他刻意控制著自己的呼吸,每一口氣都是深深地吸人再急促地呼出,所以不久就感到了疲倦,額頭還滲出了細微的汗珠。最後,他不得不睜開眼睛,拍著起伏不斷的胸部大口地喘氣。

大師說:  “正常的情況下,人每分鐘的呼吸大約是十四到十六次。如果像你剛才那樣故意控制呼吸,就會給胸部帶來壓迫感,進而影響打坐。所以,數呼吸的時候一定要用平常的呼吸方式自然地呼吸。”

“其實,我覺得有時候數數並不需要太多的注意力。只要是會數數的成年人,哪怕是腦子裡在胡思亂想,嘴上依然可以按照順序把數數得很好。”桑普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的確是這樣。所以為了防止數呼吸變成機械地數數,不是按照順序一直數下去,而是要從一數到十,然後重新回到一再數到十。如此,循環往復。每十個數字就要回頭數一次比較麻煩,但是我們的目的不是數數,而是要通過數數使心念隨時隨地都專注在一點上。所以,在數呼吸的時候,一旦產生了妄念或者雜念,無論數到幾,都必須重新回到一開始數起。這樣一來,一旦精神不夠集中就可能會出現無法順利從一數到十,或者數過了十而自己卻還渾然不知。”

數呼吸是一種比較單調、無聊的入定方法,剛開始做的時候還會覺得比較新鮮,做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會產生疲倦感。這個時候可以試著增加數呼吸的難度,比如說從十到一地倒著數,或者只數偶數、奇數等,也可以把數字增加到十五、二十等來倒著數。如此一來,不但保持了數呼吸的新鮮感,還能夠使自己更加專注地數數。

如果數呼吸感覺比較累的話,也可以試著注意自己有沒有妄念。這是一種非常輕鬆的方法。打坐的時候什麼都不想,只是注意自己有沒有妄念。一旦有了妄念,就立即提醒自己要停止。如果妄念剛起的時候沒有被發現,甚至還跟隨著妄念進行下去,再發現的時候就很難做到停止了。這時可以選擇數呼吸的方法來慢慢地進行調節。

在大師的指引下,桑普已經淺淺地入定了。

大師並沒有打擾桑普,而是繼續說道:  “通過數呼吸的方法攝念專一,入定之後,接著要做的就是觀照你的呼吸。每個人每時每刻都在呼吸,但那都是無意識的呼吸。當我們把呼吸作為人定的一個工具的時候,就必須有意識地呼吸,也就是觀照呼吸。這並不意味著你要刻意去改變什麼,而是要覺知自己的呼吸,讓你的注意力和呼吸一起移動。

“桑普,現在開始專心地觀照你的呼吸,並隨著氣息的運行而不斷地覺知。吸氣,從鼻孔,經過喉嚨,再到肺部,然後想像並覺知這氣息慢慢地分散,直至遍佈你全身的每一個地方,每一寸肌膚,甚至是每一處毛孔。接著,呼氣,觀照這全身這些地方的氣息都按照吸氣時相反的方向回到肺部,經由喉部,再通過鼻孔排出體外。”

在這一呼一吸之間,有四個觀照的點:第一個點是你吸氣進入鼻孔的時候,第二個點是你吸進來的氣到了某個時候停下來的短暫瞬間,第三個點是你開始呼氣出去,第四個點是氣息完全呼盡,再次短暫停止的瞬間。

如果你能夠做到觀照這四個點,你將會在這樣一個小小的過程中發現奇跡——大腦不存在了。當你觀照呼吸的時候,大腦停止了。因為人無法一邊思考,一邊有意識地呼吸。當然,剛開始觀照的時候,可能還會有一些雜念來打擾你,讓你忘記了觀照呼吸。但是,當你發現的時候,無須感到愧疚或者自責,也不要認同那些妄念、雜念,只要回到觀照即可。當你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觀照呼吸的過程中,你會發現妄念、雜念會越來越少,大腦漸漸地就不存在了。

在觀照的過程中,其中有一個觀照點是你的中心,就在你的肚臍的附近。只有當你的意識和呼吸一起持續地移動的時候,你才能感覺到那個中心。往往你越靠近中心就越難以保持覺知。也就是說,從吸氣的瞬間開始,氣息越向身體裡面移動,你的覺知就變得越困難。而且你還要隨時被一些雜念所打擾,離開觀照。所以,你必須保持一定時間對呼吸的觀照,才有可能到達你的中心。那個中心就是在你吸氣進來之後,氣息停止的某個瞬間。

只有經過較長一段時間的觀照呼吸練習,當你終於能夠跟隨氣息覺知呼吸的時候,你才會覺知到那個沒有呼吸活動的瞬間,那個氣息既不在吸人也不在呼出的時間空隙。在這個呼吸之間難以捉摸的瞬間停頓中,你就在你的中心。

此外,還有另外一個中心,也就是宇宙的中心。即觀照呼吸過程中的第四個點——在呼氣之後,吸氣之前的停止瞬間。這個宇宙中心更加難以覺知到。不過這兩個中心並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並不是兩個不同的東西。首先,你會覺知到內在的你的中心,然後你會覺知到外在的宇宙的中心。最終,你會發現這兩個中心是一體的。於是,你就變成了整個宇宙,不再有“我”這個物質身體的存在,你只是覺知。

桑普在大師緩慢而溫和的語調的引導下,漸漸地人定,竟也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寧靜。在那裡,他找到了驅除妄念與煩惱的智慧,他體驗到了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

時間已經過去三十分鐘了,大師小聲地提醒桑普時間到了。桑普猛地睜開雙眼,感到身體十分地疲乏,不由得展開四肢,痛快地伸了一個懶腰。突然,桑普一聲吃痛,揉著發麻的雙腿叫苦不迭。

大師看著一臉痛苦的桑普說:  “你雖然已經掌握了打坐的秘訣,但是有些要領還沒有完全掌握。打坐的重點在於人定、入靜,進而獲得智慧。但打坐是一項非常辛苦的活動,尤其是打坐時間久了之後,四肢就很容易出現酸麻的情況,如果不加以注意,就會使你對打坐產生畏難的情緒。”

“原來是這樣啊!那到底還有哪些要領需要掌握呢?”桑普邊揉雙腿邊急切地問道。


熱門文章推薦

  • 感悟人生的智慧:打坐
  • 打坐雜說
  • 打坐調氣,可以使女人精力充沛
  • 修身養性——對醫生更重要
  • 自修路上,最快捷的就是修自己的品質
  • 打坐进步的诀窍,都在这里了!
  • 如何打坐修定
  • 入靜打坐的佛門弟子大都健康長壽
  • 打坐更換你的心境
  • 法師訪談話盤腿打坐
  • 標籤:

    給我留言

    Copyright © 打坐網 保留所有权利.

    聲明:本站內容及圖片部分來源於互聯網,出於個人興趣整理,如有版權問題,敬請E-mail至oneselfblog@gmail.com,我將會第一時間處理。

    用戶登錄